突然想给你写封信,只有几百字

魏小河流域 2021-05-15 22:36



周末好。


从这周开始,我打算给你写信。我不知道你身处何处,我也不知道你是否能收到这封信。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什么写这封信,也不知道我要写什么。


我只是猜想,每周花时间来写一些没有任何用处的东西,或许会使我放松一些。很奇怪,我从来都没有真正地放松过,就是那种无忧无虑,什么事情都不做,心情也很好的状态。我从来没有过。或许小时候有,但我已经忘了。


我总是在担心什么,但我也不知道我在担心什么。小时候过暑假,我总是会把作业拖到最后几天再写,前面漫长的两个月,每天都在玩,但心底总是有一种隐隐地不安,这种不安一直在我的身体里,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这样?我很佩服那种可以完全放松下来的人,也很佩服那些将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的人,这些我都做不到。


我在想,小时候的我到底在害怕什么?害怕考试吗?害怕成绩差?还是害怕被责骂?好像都有,但都不完全。我好像害怕自己不断地下坠,没有人托住我,我一直往下坠,往下坠。如果我的心脏是一个气球,那么这个气球上一定有一个细小的洞,它一直在漏气,一直在漏气,然而我永远找不到它在哪,必须不断地吹进去更多的气。


这样说来,我担心的可能是,我的气很快会漏完吧。


后来,我终于见到了陈丹青所说的那种「没有被欺负过的脸」,我不知道他们的心里有没有洞,会不会漏气。据我观察,好像不会。他们总是满怀信心,乐观,积极,笑起来毫不费力,连忧虑都是那么地具体。他们一直踩在坚实的地面上,不会掉下去。


但这会不会是假象呢?或许,每个人心里都有洞,只是他没有袒露出来,所以我看不到。


我不知道。


如果你有答案,可以跟我说一说。


现在,我们说点别的吧。除了前面提到的不安,我常常感到的,是另外一种漂浮感。


这样说来,我更像一个气球了。塑胶的,被塑造出来的,漂浮着的,同时有一根线拴着,不可能真的飘走。


但,漂浮感,或许正是一种自由的副产品?我还不太清楚。


但那根线是什么?我也不太清楚。或许以后我会知道的,那么,到时候我再告诉你。


今天,就写到这里吧。希望你有一个放松的时刻。我们下周再聊。


Ps.开头的照片是一座寺庙里的银杏。我小时候去,这棵树就这么大。那时候是冬天,四周的树都枯萎了,只有它这么高大,落了一地金黄色的叶子,好像在燃烧。这次是初夏,绿色层层叠叠,葱郁,安静,好像庇护着什么。


- 感谢关注 -
魏小河
(读书、电影、生活)

微博 | @魏小河
B站 | 魏小河
公众号 | 魏小河流
推荐阅读